首页 > 慢新闻 > 正文
他在战争年代做出人生重要抉择 他的一颗初心至今已经坚守73年 “跟着共产党走,我这条路走对了”
07-19 09:50:17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晚报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余珂静/文、图

“如果每个党员都主动为群众做好事,全国9000多万党员能帮助多少困难群众?可以为国家减轻多少负担?所以我还要提高身边人的觉悟,让他们早日入党,让他们更加努力地服务群众。”

——崔连喜

17日,一位身高1.76米左右、体重90余斤、身形消瘦的老人,以看似弱不禁风的身躯,站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演讲台上,腰背挺直,向台下听众敬了一个严整有力的军礼。随后,在听众热烈的掌声中缓缓走下台。他,叫崔连喜。

人的一生,面临着无数次抉择,这些抉择就像铁路上的岔道,会把人生这辆永不倒退的列车引向不同的方位。89岁的崔连喜说,自己这辈子最大、最重要的抉择,早在73年前就全做过了。往后余生,无论是穿行硝烟弥漫的战场,一次次和死亡擦肩而过,还是奔波在和平建设时期的社区,带着伤病继续为人民服务,都只是坚持自己73年前的抉择而已。

▲崔连喜

▲崔连喜讲述自己的革命经历

“只知道毛委员、朱总司令”

报告会结束后,崔连喜坐在后台并未休息,而是精神饱满地向记者讲起了自己人生中三次重要的抉择。

崔连喜是山西闻喜县人,父母都是农民,家里很穷。他10岁出头时,父母双双去世,作为长子的崔连喜,带着弟弟和妹妹相依为命。可仅凭他一人之力,实在难以维持三人的生计。“后来,妹妹做了童养媳,弟弟也过继给了别人。我靠给别人做做工、放牛割草,勉强讨个生活。”回忆起少年生活,崔连喜语气中满是无奈。

1946年,解放军太岳军区56团途经闻喜县,16岁的崔连喜果断报名参军,成为56团3营9连一名战士。这是他人生中的一次重大抉择。为什么这么做?崔连喜说得很直白:“我当时不知道共产党,只知道毛委员、朱总司令,知道八路军,知道这支军队是救穷苦人的。我就参了军。”

参军第二天,崔连喜连军装都没换上,发在手里的一杆步枪还没摸热,就参与了战斗。战斗地点距离崔连喜的家乡闻喜县只有十几里路。回忆起那场战斗,崔连喜说:“战斗来得太突然,耳边是枪声、爆炸声,空气里都是硝烟的味道,我拿着枪,手在不停地抖。这个时候,班长对我大吼:‘你不要怕!对着敌人的方向打就可以了!’我这才稳住,对着敌人射击,但脑子里还是有点懵。”

“参了军,部队就是我的家”

那场战斗,崔连喜所在连队激战两天两夜,打退敌人多次进攻。最后,一百七八十人的连队打得只剩二三十人,被冲散。崔连喜幸存下来,但也和部队失去联系。当时是6月,战场上堆叠着密密麻麻的尸体,很快就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这一幕深深震撼了崔连喜,他也为自己没有成为其中的一员感到庆幸。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当时的崔连喜还没有换上军装,又和战友们失去了联系。他大可以把枪一丢,回到闻喜县继续当一个默默无闻的老百姓,卖力气讨生活,远离这血腥残酷的战场。但他却冒着风险,把枪藏在身上,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孤身一人,东躲西藏,寻找部队。他说:“我必须找到部队,也只能去找部队。父母去世,弟弟妹妹都被送走了,我没有家了。我参了军,部队就是我的家。我要回去。”

借着身上百姓衣物的掩护,崔连喜最终找到了部队。为此,他还受到部队首长的表扬。他清晰地记得,当时首长拿他向其他战士举例:“你们看!这个新兵蛋子被打散了,都能自己摸回来找到我们!”

“报告连长,我想入党”

崔连喜回到部队后,随56团往绛县转移。崔连喜至今还记得转移路上的一条河,因为蜿蜒曲折流在大山里,转移的部队一天之内渡河18次。那时的崔连喜才16岁,因长期营养不良显得瘦弱无比,背上的背包因渡河浸了水,更加沉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身旁的老战士帮他拿着枪,他才勉强跟上队伍。

抵达绛县时,已是夜晚。战士们刚刚行军一整天,没有吃任何东西,身上的衣服、背包都是湿淋淋的。崔连喜惊讶地发现,所有战士都安静、整齐地在路边列队。没有人喧哗,更没有人去打扰当地的老百姓,大家就这样饿着肚子,穿着湿衣服,睡在大街上。

说到这里,崔连喜突然激动起来,他语速变快,声音也大起来:“第二天早上,群众发现我们后,都自发地给我们熬姜汤、送稀饭,帮着救治伤员,含泪争着把我们往自家屋里拉!我和战友们吃饱喝足有力气了,也争着为老百姓扫地抹屋挑水。一位大爷笑嘻嘻地对我说:‘共产党的部队和我们老百姓就是一家人啊!’就是那个时候,就是那一瞬间,就是那位大爷的那一句话,让我更加确定,跟着共产党走,我这条路是走对了!然后,我马上就去给连长报告。”

向记者回忆起当年自己向连长报告的那个情形,崔连喜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刻——他举起右手,敬着军礼,目视前方,大声地说:“报告连长,我想入党!”

“敌人火力猛,我给连长说‘我去’”

当时,连长给他的答复是:“要入党,必须经过考验。”随后,连长安排这个新兵当了自己的通讯员。

接下来的两年里,崔连喜随56团攻下垣曲、翼城,拿下运城、临汾。1948年,56团直逼太原。太原防御工事非常坚固,城外有数个碉堡群。其中,城东一处可以直接瞭望城内的碉堡群非常重要,也成了崔连喜所在部队重点攻克的目标。但在攻下该碉堡群后,敌人开始疯狂反扑,把碉堡群里的战士和大部队隔断开来。碉堡群里的战士没有电台,要把指挥部的命令传达到碉堡群内,只能靠人穿过几百米的交火区,顶着敌人的火力网,冲进碉堡群。

“敌人火力猛啊,已经牺牲了好几名传达命令的战友了!但是这个碉堡群非常重要,绝不能失守!我就主动给连长说:‘连长!我去!’于是连长就派了我。”接下来几天里,崔连喜一直在大部队和碉堡群之间这几百米交火地带上和敌人的子弹赛跑。最终,他跑赢了,成功传达了每一条命令,而且奇迹般地毫发无伤。

后来部队攻入太原城,崔连喜和战友冲进阎锡山官邸,发现有间房屋有地道。他又是第一个跳进去,还没站稳,“啪!”的一声,敌人的一颗子弹从他脖子擦过,如果再歪几毫米,崔连喜就牺牲了。

1948年7月1日,在攻下太原的总结大会上,在战场上无数次和死神擦肩而过的崔连喜,正式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他告诉记者:“那是我这辈子选择得最好的一次,跟党走,不回头!永远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

随后,他又参加了西北战役、川陕战役、大西南剿匪战役。之后又在四川上血书请命,得以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从上甘岭一直打到“三八”线。

03.jpg

1984年崔连喜(前排右一)和战友合影

“革命军人离休不离岗、退伍不褪色”

1963年,崔连喜转安徽肥西武装部工作,离开了战斗部队。这位征战17年的战士,早已不是那个在战场上端着枪发抖的少年。他积极投入到地方的生产建设战线中去。由于工作过度劳累,崔连喜在一次跑完十几个乡镇调查地方情况后,突然吐血、便血,诊断为胃癌,并做了胃部部分切除手术。

所幸后来发现是误诊,但崔连喜的身体在手术后就不太好了,只能换个岗位工作。就这样,1970年,40岁的崔连喜和妻子刘兴明带着5个儿子,来重庆扎了根。崔连喜说:“我爱人是巴南人,如果不是我生了那场病,可能还不会来重庆。我整个一生有一大半在重庆,我和重庆有缘。”

1986年,崔连喜退休,被安置在巴县军休中心。当时,崔连喜所在社区成立鱼新街居委会,他受邀担任社区居委会主任。

来自巴南区军队离退休干部管理服务中心、陪同崔连喜参加报告会的高光普告诉记者,当时有很多人都劝崔老:“你都退休了,胃又切了一半,何必自找麻烦。”结果崔老不仅担任居委会主任、居委会党支部书记,还一分钱工资不要。

虽然高光普提起的是往事,但崔连喜还是严肃地对记者说:“是党和部队培养了我,无论何时何地,革命军人就是要离休不离岗、退伍不褪色,永远为党工作。”

鱼新街社区成立之初,人员复杂,矛盾众多。崔连喜说:“当时我们没有办公场地,没有经费,也没有设备,是‘三无’居委会。我们就把印章、材料装包里背着,往群众家中跑,去解决问题,去了解情况,去服务。后来我又发动大家捡废弃砖瓦,搭建起了居委会最初的办公场所。开始的工作不顺利?正好!如果啥事儿都顺顺当当的,还要我们党员干啥?有些年轻同志觉得工作难以开展,我告诉他们:在前进的道路上,不会那么一帆风顺。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没有飞机大炮和那么多敌军在屁股后面追我们。难道我们还把这个社区的工作做不好吗?”

高光普介绍,崔老还带领居委会一班人,积极探索社区建设新路子,建成了老年“星光之家”,活动场地300多平方米,设置了健身房、阅览室、书画室,组建了老年秧歌队、合唱队,让社区成了居民们的“家”。鱼新街社区多次被重庆市、巴南区授予“先进居委会”、“安全文明小区”、“文明社区”等称号。

“吃得少,不坐车,捐赠的钱就省出来了”

在社区工作中,崔连喜发现有不少群众家庭很困难。于是,从1996年起,崔连喜每年给五保老人捐款2000元。从2001年开始,他每年定期将财、物交到街道组织办,以党的名义,每年给15名困难群众每人捐赠500元,一袋米,一桶油。

提起这件事,崔连喜说:“我都是挑快过年的时候,把财、物交过去,好让困难群众能够过上一个好年。悄悄地送,也照顾到困难群众的感情。后来是有同志建议我捐的时候表明身份,好给其他同志起带头作用,我这才‘暴露’了。”

高光普在旁边接话道,加上1998年洪灾、非典疫情、汶川地震等灾情,这些年来,崔连喜累计捐款捐物40余万元。这对一个退休后还义务工作的老革命来说,太难得了。

崔连喜却小声地对记者说:“不要紧,不要紧,我有退休金。5个娃儿逢年过节和我生日,都要拿钱给我。再说我胃不好,吃得少,不吃肉。平时出门多走几步路不坐车,捐赠的钱就这样省出来了。”一边说,一边摆着满是老年斑、瘦得血管凸起的手臂。

崔连喜告诉记者,自己做得还不够。他满怀憧憬地说:“如果每个党员都主动为群众做好事,全国9000多万党员能帮助多少困难群众?可以为国家减轻多少负担?所以我还要提高身边人的觉悟,让他们早日入党,让他们更加努力地服务群众。如今我家里有24口人,除了5个重孙未成年,19个人有14个都是党员,这一点,我很自豪!”

采访临近结束,崔连喜往记者身边靠了靠,有些失落地说:“现在的手机、电脑,我都学不会,只能看看报纸,我订了8份报纸。我老了……干不了什么大事了……”稍作停顿,他又充满信心地说:“但我现在记忆力还可以,口齿也还清楚,做个宣传员的工作还是可以。”

责编 龙春晖 总值班 路易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 头条
  • 重庆
  • 悦读
  • 人物
  • 财富
点击进入频道

本周热榜

汽车

教育

美家

楼市

视频

香港黄大仙